此次百名村民举报的情况是否存在,目前仍在查,还不好轻易断言。若是举报被查实,低保无疑是成了村官索取性贿赂的工具,成了其大搞权色交易的资本——好像低保给谁不给谁,都是很随意的事,全由村官个人说了算。当地村民想要拿低保,被吃拿卡要不说,还得作出别的“牺牲”——怎一个“乱”字了得。

以正在大力建设“无现金社会”的新加坡为例,银联是该国二维码工作组的成员之一,参与制定当地二维码支付标准。目前新加坡部分餐饮、零售百货类商户已支持银联二维码。在此基础上,银联国际与当地借记卡转接网络NETS合作。